返回

煞气逼人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楔子(第1/2页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}
地阔天高,艳阳西下,太阳的余晖虽仍是晒的人脑门发烫,但到底节气近冬,夜风一起,天地间骤然变得寒冷了起来。
    “白天吃着井镇瓜,晚上躺着火炕睡”,这样古怪的气候,本是蓝星华国西北戈壁亿万年来的常态,倒也不足为奇。
    戈壁深处的一个小镇外,一辆灰头土脸的军绿色大头卡车,破开滚滚风尘,‘轰轰’做响的停在了破破烂烂的石板道旁。
    夕阳照耀下,卡车后斗用铁架子撑起来的帆布车厢掀起,一个背着锦布包袱,相貌俊逸,下巴上留着寸许短须,瞧着年近不惑的中年男子手脚灵便的扶着车帮,跳了出来。
    他身穿半旧藏青色长衫,嘴角时刻带着一抹微笑,落地后从车厢里抱下一个五、六岁大的孩子来,用手牵着,绕到车门处,朝里面点头哈腰的谢道:“多谢两个兵爷捎我们爷俩一程,多谢,多谢。”
    车厢里坐着两个乌头脏目的阿兵哥,一个圆脸,一个方脸,却都面善,见老人感激的招手,齐声说道:“莫谢,莫谢。
    都是汉人,路上见着了,帮忙载上一程算不得什么。”
    说完这句,那圆脸阿兵哥忍不住好奇的问道:“不过这兵荒马乱的年月,老哥,你带着个孩子来这狗不拉屎,鸟不生蛋的西北荒地做什么?”
    中年人脸上露出苦涩的神情,叹了口气答道:“口内虽然繁华但日日过兵,田也荒了,家业也散了。
    我是活够了,什么都无所谓,可孙子还小,只能来西北投亲,看能不能挣一条活路。”
    乱世离人不如狗,听他说的悲凉,那两个阿兵哥不由得心生怜悯,却也无可奈何,只也随着叹了口气,不再多话,道别一声,开车扬长而去。
    目送卡车远去,站在老人身旁的孩子突然皱皱眉头,声音沙哑的开口问道:“阿祖,到底还有多久才到地头?”
    中年人敛去笑容,从衣袖中摸出一个巴掌大小,色呈青黑,纹生八瓣,在夕阳下闪着润泽毫光的龟甲摩挲起来。
    几个呼吸间,那龟甲仿佛被烈火炙烤一般生出缕缕焦烟,随着‘滋滋…’脆响裂出无数细缝。
    仔细盯着那细缝,中年人嘴巴里念念有词,半晌过后面带喜色的断言道:“快到了,快到了,在镇上歇息一晚,明天直奔西南,赶上几日的路就是地头了。”
    之后将手中烧成黑碳的龟甲随手一丢,领着小童走进了镇子中。
    西北苦寒之地不比中原,镇子小的可怜,拢共就只有一条石板小街,客栈也只有一个,恰好开在石街中央。
    爷孙两个来到客栈门前,见门户古旧,里面隐隐传来歌声便走了进去。
    客栈前脸不小,一侧放着木桌、方凳充当饭铺,一侧则是供人歇脚的长椅,前柜就在这两者之间。
    掌柜的是个头戴八角帽,留着山羊胡的维族老人,正趴在柜台上发呆,身旁放着个外壳斑驳的留声机,发出咿咿呀呀的歌声,“…那里的姑娘鞭子长啊,两只眼睛真漂亮…”
    见有身穿长衫的客人登门,那维族老人眼睛一亮,站起身来用荒腔走板的汉语招呼道:“老客来了,快请,快请。”,之后扭头冲后院嚷道:“克里木,克里木,巴郎子,还不快出来招呼客人。”
    做生意的礼多人不怪,无论是常客还是第一次见面的客人,都需做出熟识的样子,而他一连叫了几声,才见一个年纪瞧着十岁出头的维族少年嘴巴里用维语嘟囔着,“来了,来了。
    真是地,忙了一整天都不让歇歇气。”,从后院走了出来,径直来到客人身边,便要接他的包袱。
    中年人连忙一挡,嘴巴说道:“小哥不用客气,我自己拿着就可以了。”,领着孙子来到前柜,“烦劳掌柜的开一间房,烧桶洗澡水送进房里。
    对了,先整治几个肉菜,拿两斤馕,让我们爷俩填饱肚子。”
    维族老人闻言眼睛一亮,望着长衫中年人道:“老客,其他都好说,但这戈壁荒漠水可金贵,就算是镇子里掘着深井也不好乱用,这洗澡…”
    “不拘多金贵,总有价钱,你只管上就是了。”临到地头,中年人不知不觉间少了许多顾忌,因此不等维族老人讲完,便打断了他的话道。
    “那好,那好。”维族老人听了脸上笑成了一朵花,连连点头,之后扭头望向那小巴郎,“克里木,去让你阿可汗达达烧水,木吉扎达达烤肉,快去,快去。”
    维族少年听了点点头,重回后院开始忙活。
    客栈前脸,中年人让小孙子在紧靠前柜的饭桌旁坐下歇着,自己却与维族老人闲聊起来,“这留声机可是个稀罕玩意,没想到在这西北地头还能看见。”
    “老客你不知道,我们这镇子就是这留声机歌里唱的达坂城,莫看现在荒凉,以前可是联结中原、西域商道上的重镇。
    一千多年前就筑了城,如今镇子外面还能看见几截古城墙哩。
    十几年前商路还通的时候,朝廷,不,现在是民国政府,没朝廷了,应该说前朝,前朝林之望大人做陕甘总督的时候,就请洋人修了电厂,比北京城通电都早,现在还能用。
    只是后来袁大总统一闹腾,中原大乱断了商路,便没落了下来。”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…
    闲聊一会,后院一个干瘦汉子端着木盘送上菜来,不过是西北常见的,红柳枝穿着烤的大块羊肉、鲜红辣椒炒的整鸡、盐水煮的牛肉、洋葱杂烧等等配上焦黄的馕饼,但香气扑鼻令人垂涎欲滴,自然引得汉族爷俩大快朵颐。
    吃饭喝足后,两人便在客栈一间上房洗澡、睡去,一夜无事。
    次日拂晓,爷俩个不等日头完全升起便离店而去,临走前,那中年人还若无其事的特意与那维族老人道了声别。
    目送两人远去,前柜那维族老人表情木然的呆了一会,突然吩咐正在打扫的克里木道:“去叫你木吉扎达达、阿可汗达达招呼齐人去‘射黄羊’。”
    “那两个老的老,小的小能有多少的油水…”克里木闻言目光中闪过一抹不忍之色,小声道。
    “有闲钱在戈壁洗澡又用袁大头付账,想来是破落逃荒的富户,油水还能少了,”维族老人掂了掂手中刚刚收下的银元,面无表情的说道:“现在不比从前,被那该死的马胡子剿了几次,咱们死伤惨重,已经起不得庄子。
    动手时不能再挑拣了。”
    原来这维族老人竟是西北悍匪出身,心计毒辣,在达坂城这种商道重地开了间客栈掩饰身份,打探消息,厮混几十年,终于成了匪帮头目。
    可惜正当‘生意’蒸蒸日上之时,时局突变,商路断绝,麻匪们一下没了抢劫商队的机会,为了活命不得已只得改去劫掠当地大户。
    这下子却捅了马蜂窝,那些在地的地主、大户可是与走商不同,在西北这种自古民风彪悍之地修庄建堡而居,家里还养着配有火枪的成群丁壮,有的庄子围墙上甚至架着火炮,
    更可怕的是他们人脉广博,维族老人带领着大批麻匪好不容易打破几个庄子,便上了西北军阀马鸿逵的黑名单,几次中了埋伏,硕大的匪帮变死的七零八落。
    克里木这小麻匪想到帮子此时的艰难处境,不由叹了口气,按下善心,不再和维族老人顶嘴,快步向后院走去。
    半响功夫过后,院子里便有清脆的马蹄声响起,之后渐渐远去,不一会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    而此时达坂城外的荒漠中,中年人正领着小孙子优哉游哉的漫步前行。
    步行着走得远了,小童越走越累,不由仰脸望着爷爷疑惑的问道:“阿爷,这样子走要走到什么时候,怎么不使个神通赶路?”
    “莫急,莫急。”中年人摸了摸孙子的头,阴测测的说道:“那客栈老板一身凶煞之气,分明是个积年老贼。
    今早见我露了财,又中了‘惑神术’,十成十的要起歹念。
    你日后修炼的启蒙之物最好便是横死于兵祸的凶徒魂魄,咱们现在露着痕迹走走,说不定便能不沾因果的收获几条凶魂厉魄,划算的很。”
    他正说着,突然听见身后有‘哒哒哒…’的马蹄声传来,回头一看就见几十个身穿皮袍,满脸凶相的大汉朝自己策马奔来,不由得击掌笑道:“来了,来了,果然来了。”
    说话间,中年人伸出右手,翘起食指,转了转,不知怎地,指头上就生出一只鹅蛋大小,中间空空,边缘锋利无比,闪着寒光的圆环来,朝奔来的马匪一指。
    那圆环顿时脱指而出,锐利之极的边缘旋转着破开风息,在短短一个呼吸间,划出一道漫漫长弧,回到了老人指端,被他从容的收回了衣袖。
    远处那些马匪只感觉眼前似有晶光一亮,之后就没有了异状。
    但当他们毫不在意又驾着缰绳疾奔了几步,觉得砍杀距离已至,从腰间抽出弯刀,就要借着马冲之势,围杀两只‘肥羊’时。
    耳中突然听到一个诡异的‘呲呲…’声响起,脖颈动脉猛然间裂开,血水如同涌泉一样喷了出来,直冲出几丈之外,散在地上,一片鲜红。
    人血拢共不过几升,瞬间失了小半,满地血泊中那几十个马匪通通没了力气,从马背上跌落下来,摔的脑浆迸裂、骨折筋断的‘咕噜噜’翻滚几下,一个个横死当场。
    中年人见状‘呵呵’一笑,将手中早已准备好的一个琉璃瓶子朝向遍地死尸。
    一时三刻,便有黑烟化成的狰狞人影从那些尸体脑门中冒出,无声咆哮,挣扎着被吸进琉璃瓶中。
    收了马匪魂魄,中年人又用一种腥臭的黄色药粉将马匪尸首、衣物通通腐蚀为血水,毁尸灭迹,咬破手指,在自己和孙子腿上画了道符箓。
    两人变得身轻如燕,双脚踏在沙地上都不留痕迹,轻快如同奔马的朝西南疾驰而去。
    四天后,深夜时分。
    明月如轮,无数星光则像是银带一般,悬于天河之上闪烁不已,普照大地。
    戈壁腹地,一片广袤无垠的荒漠中,一路上不知烧了几只龟壳,调动方向的中年人终于带着孙子停下脚步。
    此时两人虽有法术护身,却都已显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壹章 目录 下壹页